顾若因

别太在意

《等风也等你》

『壹』

    “我遇见那么多人可为什么偏偏是你,看起来最应该是过客的你,却在我心里占据这么重要的位子”

    遇见你,像是命中注定,又像是偶然。明明从不曾主动动心的我,却偏偏对你动了心,认了真。

    许是我不才,喜欢你许久。却不得你青睐。
    你难过,不开心的时候,我想去拥抱你
即使山河阻拦, 风雨交加, 路途遥远。
    对了,你知道什么叫意外吗?就是我从没想过会遇见你,但我遇见了,我从没想过会喜欢你,但我喜欢了。也许就是这样吧!总是始料不及的遇见,然后没有预兆的喜欢。

    你特别好,我喜欢你。

     『贰』

    可能我只是个过客 ,但你不会遇见第二个我。
     我刻意的接近你,靠近你。努力的去追逐着你的步伐,愿意为了你,去努力改变自己,变成一个更好的人。
     我可能不完美,但喜欢你是认真的。
     明明自己都照顾不好,却还总担心你。
     远远的看见你,就足够我开心一整天。
     你同我讲的话,我一言一句都记的清清楚楚。
     我愿意陪着你。
     哪怕。
     以朋友的身份。

    『叁』

     据说全世界平均每五秒就有一个人死掉,而我又是何其有幸活下来。
     世界又是这么的大, 而我在人海茫茫中  又何其有幸遇见你。
     谢谢你一整个冬天给我接的水,在我最难过的时候给我的微笑。
      谢谢你在我发烧时的关心与问候,还有生日时送的礼物。
      谢谢你凌晨陪我守的年,还有开学第一天的微笑。
     我们一起走过的街头,一起谈笑风生的时光,还有你同我讲的那些趣事连同你给我买的糖。
      我遇见你,不早不晚,刚刚好。
      我不怕等你,也不怕等不到你。
      我们都处在同一个年纪,都喜欢听音乐,有些叛逆心理,但有这自己想做的事情。
      现在的我们还都不够优秀,有着许多缺点,但是我愿意陪着你成长,成长成为一个更好的人。
    喜欢你, 就像一封旧情书 ,迟迟不敢拆封。
   旧情书里藏着都是我想对你说的话,没有早与晚,没有长与短,但句句都是我喜欢你。
   我不怕等,因为只要最后是你。晚一点点,真的没关系。
    酷热的夏季,寒冷的冬季,我都愿意陪着你,走过泥泞,走过坎坷。
     因为。
     我愿意。
     带着一堆情话。
     在起风的季节里。
     等风也等你。
   
                                    执笔/顾若因
          

     
    

【霆峰/越苏】《我欠你三年,用一生来还》
     说好护他此生不离。
     他孤注一掷,赌的是他。
     他这一生都不愿失去的人,也是他。
     夜深月凉,陵越一人站在后山的湖边,忆起幼时的点滴,竟不觉湿了眼眶,他只为他一人流过泪,那便是他的师弟,百里屠苏。
      三年前,屠苏说他想下山,他便答应他的师弟。
      “若有朝一日你出去焚寂煞气,我便带你踏遍万里山河,行侠仗义。”
       他以为会有那么一天,却不想蓬莱一别,竟是三年,这三年他寻遍整个东海,也不曾有一丝踪迹,这三年,他亦是老去了许多,更是沉稳了许多。三年前那个眉宇间还带着些许稚气的陵越变了,连同他那如青丝的墨发都不如往昔。
   “手中执剑方能护我所爱之人。”
   “护……所爱之人。”
   “屠苏”
    他等了他三年,他执掌天墉,执剑长老之位为他而留,就连同他收的弟子都与他那师弟有三分相似。
   他为他守下承诺,可却独独怕等不到归人。
   “屠苏,你连师兄都要骗了吗?”,
    “三年了,在这等你三年了。”
    “你曾说,有师兄的地方便是你的家,可为何三年了,你都不曾回家呢?”
       “师兄亦是不怕的,师兄怕是等不到你阿!”
      “师尊,师尊。”
     “你看你如此模样 何事需如此着急。”
    “师尊,门外有一红衣男子求见说是你的故人,模样像极了您口中所说的屠苏师叔”
      “颇有振袖拂苍云,仗剑出白雪之风姿呢!”
      “哎……师尊……师尊等等我呀!”
       这三年来,陵越虽心系屠苏,但修为也大为增长,虽比不上紫胤真人,但在各派掌门中也已是数一数二的。
    不稍片刻,陵越已来至大殿。
    “屠苏”
     面前的人转过身,陵越对上那双如星空的眸子,那眉间的朱砂,桃红色的薄唇,微微上扬的嘴角,这分明就是他的师弟,他日夜思念的人。
    “师兄,我回来了。”
    “屠苏……你当真回来了?”
     “师兄,我当真回来了,这次我不会再走了,有师兄的地方便是屠苏的家,这次屠苏断不会再留师兄一人。”
       华灯初上,静寂了三年的天墉城,终于有了过节的样子。
        “屠苏,记得这里吗?”
        “记得,当年师尊闭关,你带我来过这,我们一起放过花灯。”
          陵越背过身,望着这个回忆的地方,三年来月月拾五他都会来此放灯,花灯上写的都是“愿你早日归家”。他一直在掌灯,只为照亮他回家的路。如今他的屠苏回来了,他也可以带他来放灯了,他们彼此都守下了三年如期的承诺。
         “师兄此番归来,我亦是有许多话想对师兄说。”
         “屠苏,师兄也有事要同你讲。”
          眉间刺新血,归来仍是少年。
         “屠苏这三年,我亦是明白这广饶天地间谈什么修行,连自己心爱之人都保护不了,修为再高又有何用,我可以放下天墉城,但是我放不下你,这次不论如何我都不会再让你离开。”
          “师兄……谢谢你愿意等我,这三年我也亦是明白了自己的内心,顺其心而活便是最好,喜欢便是喜欢,这次回来就算师兄舍得我离去,屠苏也不愿走了。”
         “师兄,当年你答应我的,如今可还作数。”
           “如何不作数?师兄答应你的定会做到,带你踏遍万里,行侠仗义。”
          百转千回,兜兜转转,寻寻觅觅,江枫渔火,月落乌啼,水上桃花,蓦然回首,才发现那人便在灯火阑珊处。
        原来最爱的不过还是眼前的人。
        “屠苏……”
        “师兄,我喜欢你。”
        “师兄,屠苏这三年才知道,你,陵越,大师兄才是我余生的欢喜。”
         眸中星
         眼中月
        可都不及你
        “屠苏,师兄活在这世上,没有遇到过事,但是这次师兄要承认,师兄栽了,还栽在了自己师弟的手里。”
          远处是万家灯火,千万星辰,可此刻他们的眼眸中,只有彼此。
         夜幕降临。
         他们同床共眠,百里屠苏倚在陵越身旁,凑在他的耳边,三年的思念只化为一句话。
        “师兄,屠苏欠你三年,这次,屠苏用一生来还。”

文/顾若因
出品/听风茶舍 @听风茶舍

日暮归途

《日暮归途》

                                    戊戌年贰月贰拾贰日

这个大概是我经历的第一次生死离别
那个从我出生就注定是奶奶的人
她走了
没有留下一丝声响
没有带走一片云彩
平静的仿佛这一切早已注定
也许这就是暴风雨来之前的平静
昨天的我做完所有工作就像第一天那样
结束我的寒假工
却不想今早就收到噩耗
奶奶走了
去了那个很远的地方
再也不会回来了
那个地方没有病痛
没有医院难闻的消毒水的气味
而我甚至连她的最后一面都没来得及
尽管她对我并不好
可是那是我奶奶
那是生育了我爸爸的伟大女人
死亡来的太突然
我甚至来不及哭泣
那个在大年初一还拉着我絮絮叨叨
让我好好学习的老婆婆
就这样
没有一丝预兆的走了
她的头发还没有化为白雪
她还没有和她爱的人一起慢慢变老
她才六拾岁而已
她怎么舍得离去呢?
难道
这就是生死由天吗?
这就是日暮已成归途吗?

                                   执笔/顾若因

奶奶愿远在天堂的你安好!

透明文手小秘密

是在说我

慕江:

是我了qwq


是床单沃:



是我...啦




沉雪樱:







是我了








寻常巷陌:















我觉得很对
















王落:































没错是我现在我还十分眼熟一个小天使虽然很久不更新(……)
































林榆:































































不我说真的,全中。。。
































































知了月:































































































































是的QAQ
































































































































晏枯荣.:































































































































































































































































是我呀。
































































































































































































































































如遇:































































































































































































































































































































































































































































































































1.向圈内大佬低头,你们真是神一样的存在。
































































































































































































































































































































































































































































































































































































































































































































































































2.很喜欢红心蓝手,然而……啊……想想就行了。
































































































































































































































































































































































































































































































































































































































































































































































































3.看见有人评论瞬间炸裂,麻麻!这里有个小天使!!
































































































































































































































































































































































































































































































































4.每个关注了自己的人都会不自觉点开ta的主页看看。
































































































































































































































































































































































































































































































































































































































































































































































































5.红心蓝手点得多的人会记住id和头像,下次一见就会生出亲切感。





















































































































































































































































































































































































































【霆峰/瀚诺】《他的猫》

等更

听风茶舍:

        一

  他有一只被他宠上天的猫,而他的猫,也很理所当然地享受被他宠上天的感觉!
 

这天,何瀚一如往常来接许诺,一上车,许诺便睁着圆圆的大眼睛,笑眯眯地看着自己!终于……
    

“哧!”一个急刹,车子稳稳地停在路边,“许诺,你这是在犯罪!”何瀚目光暗沉了几分,一只手抚摸上他的唇,描摹着他的唇形。“有话好好说!”
   

  
       许诺还是笑着不说话,而且得寸进尺地舔了舔抚摸他的那只手,何瀚目光一暗,将他一把捞了过来,狠狠地吻了上去,霸道撬开他的双齿,与那丁香小舌纠缠不休,霸道而多情。
  

         直到两人都喘不过气了,何瀚才放开他,一双手不规矩地游离着。“说吧,你今天怎么了?很不对劲啊!嗯?”随着这个尾音,许诺感到胸前传过一阵电流,他不自觉地发出一句呻吟。何瀚周身散发着欲望,他拉过许诺的手,按在那早已勃起的欲望上,咬着他肉肉的耳垂说:“猫,你再不说,我就要在这吃了你了。”
 

         许诺抽出手,推开他,“我说我说,那个……”许诺舔舔唇,继续道“本来是跟你说好去你公司实习的,但是学校给我安排了另外一个地方实习,让我必须去,我……我不好拒绝,所以……嘿嘿……”许诺边笑边悄悄往后退,他已经感受到他散发的低气压了。
  

       他发现他的动机,一把扯了过来,按着他的脑袋,逼向自己,摩擦着他的唇说:“什么叫不好拒绝?你宁愿拒绝我,也不拒绝教授,难道教授比我重要?”“不是的,我这不是考虑到在你公司估计也不能好好干,还不如去家陌生的公司呢。”许诺急急解释道。“哦?什么叫在我公司不能好好干?你害怕我会对你做什么吗?还是希望我对你做些什么?嗯?”何瀚邪邪一笑,戏谑地看着他,仿佛在等他的回答。
    

       许诺一张嫩脸憋的通红,支支吾吾半天,硬是说不出一句话。凭啥我要被他牵着鼻子走!哼!破罐子破摔!许诺这么想着,也真的这么做了。他一把推开何瀚,“你敢说你让老子去你公司,不是为了满足你的欲望?你敢说,老子去了你公司,你不会对老子做些什么?!”这么一说完,许诺就知道错了,因为他对面那位正用危险的目光看着自己,许诺瞬间就蔫了,一双圆眼骨碌骨碌乱转,就是不看他。
    

       “老子?猫,你又不乖了,要受惩罚哦!”说着,捏了捏他的脸,便发动车子,车子一瞬间启动,向家的方向奔驰而去。

    见状,许诺大丈夫能屈能伸,该低头时就低头  “那个啥,何瀚,何大总裁,我错了!我知道错了,您大人不记小人过,放过我吧!”还特无耻地卖个萌,可惜,某位大总裁看都不看一眼,只顾赶路。

      许诺看这情形便知,今天是逃不过了的,他认命地闭上眼睛,靠在座位小恬。

     等他再醒来时,发现自己已经躺在大床上了,他一骨碌爬起来,嗅了嗅飘散在空气中的香气,肚子适时适景地打起了“退堂鼓”。

     于是乎,把某人的规定忘得九霄云外。他“噔噔噔”地下楼,跑到厨房,从身后抱住正在专心做菜的男人,“你在做什么呀?好香啊!”说着,悄悄伸出手,去拿一旁做好了的肉。“啪”白嫩嫩的手瞬间红了一片,“你干嘛?”许诺吼道。男人也不气,淡淡说了句,“洗手。”便端着菜出去了。许诺朝着男人的背影做了个鬼脸,气呼呼地去洗手,在他看不见的地方,男人微微勾起唇角。

     等他洗了手出来,男人已经坐在主座上了,正敲着桌子看他,许诺傲娇地一撇头,轻轻“哼”了声,准备大块硕耳,“等等。”

   “啧!你干嘛?还要不要我吃饭了!?”许诺有情绪了,恶狠狠地盯着这个不让他吃饭的罪魁祸首。

    而这罪魁祸首没有一点良心不安,凉凉说一句“你的鞋呢?”“哈?”许诺疑惑地低头一看,不看不要紧,一看一溜烟就跑了。再回来时穿着鞋,笑眯眯看着男人,讨好地问:“我能吃饭了吗?”男人微微点头,算是应允了。

    吃着吃着,许诺感觉不对劲啊,怎么就他一个人?于是,很良心地问:“你怎么不吃啊?这个排骨好吃。”许诺夹了一筷子放进何瀚碗里,何瀚瞄了一眼,拿起筷子吃掉了,许诺笑眯眯地看着他,“好吃吗?”“嗯!”“那你干嘛不吃?”“等你吃饱了我就能吃了。”何瀚一本正经地说浑话。许诺一愣,没多时,便反应过来,气鼓鼓地瞪着他,“还让不让人好好吃饭了!!”“我没让你不吃饭啊?”何瀚甚是委屈。“你……”许诺也是无话可讲了,这家伙怎么这么无赖呢!

     何瀚看他那气结的样子,不时好笑。他的猫真是好玩极了。

     吃饱喝足,自然是该干正事了。许诺深知逃不掉,他也根本没法逃。又是一夜旖旎。

    

文/是被套沃@是被罩呀
出品/听风茶舍
PS:平安夜快乐!愿平安喜乐。
    


霆峰/凯诺】《床边圣诞袜》

甜甜的

听风茶舍:

    苏凯文系完扣子,收拾好课本出门,留许诺一人在床上翻身睡回笼觉。


     沿路的商家早早地装扮起圣诞树,顺带着列出不少优惠政策,只为在这洋节狠宰客人一笔。经过一间礼品屋时,苏凯文不由得停住脚步,拧拧眉头望着橱窗里咧嘴笑得正欢的圣诞大玩偶,那副天真但带点傻气的模样着实像极了许诺,他垂头抿唇轻笑,启步继续前进。


     一路的盛况至校门口便戛然而止,熟识的教师迎上来同苏凯文并行,稍显不满道:“苏老师听说了吗?最近出了文件,学校里不允许过洋节,我班上那群孩子闹得鸡飞狗跳。”说着,她按了按发疼的太阳穴,“苏老师是留洋回来的,要是不过节是不是会觉着不习惯?”


     苏凯文笑着摇头,“我倒是不怎么爱过呢。”女老师微窘,又道:“听说教导主任最近在物色人选,我瞧你挺符合他的标准,要是中标了,可不要忘记我们啊。”


“不会。”


     许诺是下午两点的课。他迷迷瞪瞪地自床上骨碌坐起,先是摸摸身旁凉透的床铺,再是瞅瞅挂在床边的圣诞袜,袜子是小学时妈妈带回的,那时不过是想哄哄总是哭鼻子的小许诺,何曾想,这一挂便挂了近十个年头。他撇撇嘴想道,也不知道今年圣诞老公公会不会来实现他的愿望,叼着牙刷掰指头好一番盘算。


     去年的心愿是和苏凯文有实质性进展,接着他们便同居了。


     前年的心愿是苏凯文能够答应自己的告白,结果被喜不自胜的苏凯文按在树干上亲得满面通红。


     大前年的心愿是能够考上理想院校,找到自己的真爱,而后学校差强人意,却在飘满金黄落叶的树丛撞进苏凯文温和的眼。


     许诺吐出口中牙膏沫,掩在毛巾下的双颊红扑扑的,今生遇他,何其有幸。简单用过午饭,整理龙飞凤舞赶好的作业,夹着书包挤满客的公交车返校,下车时轻骂一声娘,又急慌慌地往教室奔去。言蹊早早地帮他占好位置,顺便替他收拾好仰慕者送来的礼物和情书,许诺落座后道声谢,翻开课本支着脑袋听教授唾沫横飞。言蹊戳戳他的胳膊轻声问:“你圣诞有什么打算么?”


     “我不知道。”这是实话。依照许诺原本的计划,他该同苏凯文一起到超市买材料做个圣诞大餐,再来场酣畅淋漓的交合,然今年的圣诞节却是个工作日,谁知道那多事的教导主任会不会又借故安排苏凯文留校值班。


    言蹊闻言眸光忽闪,“那要参加我们部门的聚餐么?你晓得的,我们部门有好多你的粉丝,日日都期盼你的临幸。”许诺呵呵笑,“没什么兴趣。”言蹊又道:“你打算让圣诞老人送你什么礼物?我可想好了,让他送我一套口红。”


      “你难道不知道圣诞老人很穷么?”许诺啧啧舌,“你们这些小女孩就是任性。”言蹊皱皱鼻子,有些没好气地问,“那你呢?你不任性?”


      “我......”他忽地不知说些什么,猛然发觉今年的心愿竟是一点头绪都无。


      课间时分,言蹊同几个女孩在一旁谈论最新的手账贴纸和口红色号,许诺则趴在桌上盯着前方空荡荡的讲台。似乎当年自己就是被站在讲台上用流利而优美的英语侃侃而谈的苏凯文吸引全部注意力,继而再也抽不出身。


     倘若今年的心愿是和苏凯文一起过圣诞节,圣诞老人会帮自己实现么?


    他自嘲地笑笑,假若自己没记错,苏凯文当天需要值班,待他到家时自己早就睡下,最多不过是在第二日早起时同他交换个早安吻,彼此说些激励的话,仅此而已。他认知的浪漫的苏凯文不过只是自己的认知罢了。饶是如此,许诺还是往袜子里塞了张纸条,双手合十许下心愿。


      果不其然,圣诞当日苏凯文被地中海教导主任安排值班,美其名曰为下次的教学计划做准备,许诺心里通透,他不过就是想借着这机会让自己的女儿钓上这位金龟婿罢了。耐不住言蹊的软硬兼施,许诺最终还是参加了她部门的聚餐,皮笑肉不笑地为那群双目泛光的女孩子签名,偶尔还回答几个自己能力范围内的问题。餐桌上气氛良好,时不时还做点游戏,稍微大胆的女孩趁机同许诺来点身体接触,胆子更大的则红着一张俏脸大声问许诺会不会喜欢自己,许诺婉言拒绝,之后同言蹊交换位置,窝进墙角喝果汁。


    她们不该用她们的标准去衡量自己,因为自己和她们想的完全不一样。


  杯盘狼藉,曲终人散。


    许诺与言蹊在街口道别,停在小区门口张望,他居住的出租屋仍是一片漆黑,心不禁沉下几分,很快扯扯嘴角,牵出一个极为难看的笑脸,还是早点洗洗睡吧。洗完澡钻进被窝,伸手取挂在床边的袜子,只听滋啦一声,袜子被不知何时探出头的钉子划出一个小口子,他懊恼不已,攥着袜子久久沉默。


    没有袜子,圣诞老人就不会来实现自己的愿望了。


     苏凯文踏进玄关时,墙上的时针恰巧指向十二,他反锁好门,轻声走进卧室,床上只露着一撮密密的黑发,他坐到床边拉下点被子,显出半张精致睡脸来,就着极暗的床头灯查看圣诞袜,复抿抿唇,屈身吻了吻许诺的侧额,呢喃道:
从今以后,我就是你的圣诞袜。
————END————
番外:
       苏凯文为纸条上写的是‘请圣诞老人通知苏凯文为我买条新的圣诞袜’一事,与许诺闹了近一周的别扭,最终许诺以一身圣诞驯鹿装成功打破冷战,但随之而来的是整整三天的腰酸背疼。


文/沉雪樱 @沉雪樱
出品/听风茶舍
PS:圣诞节送你们一颗甜甜的糖,愿你们都可以做一个甜甜梦。

【霆峰/时波】《代驾》

嘿嘿,给雪樱老师打call

沉雪樱:

这篇文只在茶舍连载,我自己这边就不传了。辛苦茶舍的每位工作人员们!


听风茶舍:



C1




     时樾举着手踌躇未决。




     门自里头拽开,撞出一个年轻身影。他定定神,撇一撇嘴冲时樾道:“提醒张学军一句,让他别再犯贱。”说罢,双手插进上衣口袋走远。




     时樾关门进屋,立在玄关处静候沙发上之人抽完最后一点烟。带着几道沟壑的手压灭火头,却丝毫没有起身的意思,“你看到了吗?那个孩子。那是我儿子。”




     “车子已经在底下等您五分钟了,依照规定,我可以向您讨要一笔超时费。”他只负责开车,至于客人们的家长里短,并不在他的业务范围内。




     “钱我一定给,这辈子除了晓波和晓波他妈,我还真没欠过谁。”晓波便是先前口出恶言的愤怒青年。




     时樾道:“您准备动身了吗?”显然,他的耐性已被这位借豪车充排场又拖拉不已的客人磨得差不多了。




     再过去一阵子,张学军终于动了动身子,站起来走上前。




     “走吧。”他说。




     时樾面上毫无喜悦之意,只存着满满的解脱。




     张学军自目的地下车,理正难得系一回的领带,弹弹肩上并不存在的灰尘,挺直身板朝面前的高档酒店里走去。身后窗子缓然合紧,掩住车内人眉宇间一闪而过的哀怜。




     很快,他收起心绪,一踩油门乌鱼般游远。




     店里安静得很,抑或者说,除张晓波与新聘的酒保外,便无第三个人。酒保一遍又一遍地擦拭着杯子,待其亮可映人,这才恋恋不舍放下,转勾起另一只细细摩擦,周而复始。




     张晓波啧啧两声,有些不耐烦地推远离自己最近的酒杯,“你一天到晚地怎么就知道擦杯子和擦桌子?”墙上挂着的鹦鹉有样学样,不住喊着‘擦杯子’,张晓波又是一下啧舌,偏头瞪了眼这只号称招财实则赶客的无脑畜生。刚驻店那一阵,因好奇心泛滥,酒吧里算得上是宾客满座,还一度蝉联京城必去娱乐场所的榜首。可后来,这鹦鹉不知是同谁学了些混账话来,冲着客人乱骂乱叫,甚至差点害得一对常客夫妇对簿公堂。夫妇俩的事儿闹得满城风雨,好事者将此事编成新闻传播出去,一时之间,酒吧的名声臭了。毕竟没有人会愿意在谈事时被只看似无害的彩鸟监听着,更不愿让这只坏鸟在大庭广众之下公开自己的私隐之事。生意惨淡后的某日,张晓波不禁长叹出一口气,真真是成也鹦鹉,败也鹦鹉。




     “炮儿哥,我听说最近三里屯开了家新酒吧,那盛况简直了,啧啧啧,可比咱们最旺的时候还夸张两三倍呢。”酒保收起最后一只酒杯,搓着洋酒瓶颈说道。




     张晓波翘起二郎腿,右手掌朝上做出一个抛物动作,仰高脖子接住落下的花生米,漫不经心地继续剥壳,“经济学里说了,要适当引进竞争机制,这样消费者们才知道究竟哪家更符合他们的口味。”




     “竞毛啊,他们那可是直接垄断了!你瞅瞅咱们的客流量,活活少了一大半。”酒保重重捶下瓶子,胳膊往四周指了一圈,“你瞧,连个鬼影子都没有。哎哟,我都快担心我这个月的工资能不能按时发放了。”
     张晓波微恼,“你着急什么?我这人像是会拖欠工资的?自儿个查查银行卡,看我哪次不是准时打过去的。”




     “那是之前,现在咱们可一点生意都没有。”




     “我说你这人真是忒不道地,就那么三两千的事跟我在这儿叨叨叨,有这功夫怎么就不帮着想想该怎么揽客?”




     酒保摸头嘿嘿笑两声,忽地神秘兮兮地说道:“我听说那家老板长得可帅了,要不炮儿哥你就牺牲一回,学人家吸引点无知小姑娘来?”




     “你怎么不说让我明码标价,摸一下20,抱一下50?这样没准儿还挣得更多。”




     “这可是炮儿哥你自己提议的,我可什么都没说啊!”




     “滚滚滚!擦你的瓶子去!”张晓波清干净小桌上的花生壳,撑着腮帮子若有所思。




     “我说小开......”




     “你可以喊我小郑或者阿司,但请不要叫我小开,谢谢!”郑开司绕出吧台坐到张晓波对面,佯作正经道:“说吧,是不是想好价位了?依照我了解的行情,雏儿可贵上数倍呢。”




     “你TM的也是个雏儿,你怎么不给自己标个价?”张晓波算是无语至极,他当时怎就这么头脑发热收留了这么个二逼在自己店里做事?




     “我?我可是有主的人。”郑开司咧开一口银牙,“为了聚义厅的未来,你出卖一次色相怎么了?要实在不成,你就勾引对手酒吧的幕后大BOSS去,我可听他们说了,那是个顶漂亮的熟女,正好合你的胃口。”
     “拉倒吧!最后大不了关店呗,然后你出去找活养我。”




     郑开司大骇,死命摇头,“为什么是我?我不要!”




     “那就给我想个靠谱的法子去!”一脚轻踹向郑开司小腿肚,驱赶对方接下来的喋喋不休,而后垂着颈子锁眉深思。




     要不,哪天寻个空档实地考察考察?




文/沉雪樱 @沉雪樱
出品/听风茶舍


哇塞,谢谢席安大大,我已经一个周没有看乐乎,一打开乐乎就看见,真的超级感动了

大仙席安:

阿顾生日快乐!!!


@顾若因   🙆

记得我刚开始写《如我方回首》时,我能够经常在评论里看见你的发言,我超级开心的!次数多了我就特别眼熟你,然后到后来的越来越熟,真的很开心能够认识你。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是16岁生日,你真的是我的妹妹了。毕竟我还有三个半月就18了。



送你的诗,我自己临时写的,写的不好别嫌弃我呦😘

清风袭明月

深潭绕重山

顾因尚在此

霓虹天光迟



为我阿顾打call!生日快乐呀!!!

(因为给阿顾你发祝福我可是第一次在乐乎上发自拍啊我真的超爱你了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