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若因

别太在意

【霆峰/启深】
《岁月静好,现世安稳》
  
   “ 阿深,此去长沙,恐怕凶多吉少,你便留在上海吧。”
   “启山,我说过,我不会成为你风风雨雨的一部分。”
   “缘聚缘散缘如水,启山,我和你此生相遇,已是最好的证明,这次我陪你,可好?”
  “你若执意要去,也罢。”
   是夜。
   四目相对,薄唇轻启。
   “阿深……”
   “启山……”
   “你果真要同我一同前往长沙?”
    “嗯……”
    张启山盯着低头不语的陈深,扳过他的肩,低头吻向有些冰凉的唇,细碎的呻吟,从陈深的嘴角溢出。
   张启山知道,他阻止不了陈深去长沙,这是一个难熬的夜晚,他一次又一次的碰触到陈深身体内的敏感点。
    “嗯……啊……启山……嗯……不要了……啊……嗯……”
     身下的人声音带着哽咽,张启山没有停下,直到陈深,沉沉的睡去。
  “阿深……对不起……原谅我。”
   “下辈子,我褪下盔甲,不做将军。”
    “这一世我注定要负你,阿深,等来世,我就在这里,哪也不去,就陪着你,我爱你,阿深。”
  “启山……”
   陈深在梦中呓语着,脸上带着微笑。
   张启山哭了,他这一次,不能继续陪了他,不能陪他看新中国成立了,最后他又看了一眼他的阿深。
   几日后的大战,充满了血,整个长沙城充斥着一股血腥味。
   一抹暖阳,微露曦光,陈深缓缓睁开双眸,转身却发现张启山不在身旁,只有一封信,一封简短的信。
     阿深:
            若我能活着回来,我定陪你到白发苍苍,亦许你倾世温柔。
                                    启山
     毕忠良好吃好喝的伺候着陈深,唯独,不让他听不到外界的任何消息,陈深梦到张启山的次数越来越多了,有时候会梦到血,被吓醒,终有一日毕忠良来了,带着一个文件袋。
    “陈深……”
    “毕忠良,放我出去。”
    “陈深,我可以放你出去,可以让你去长沙,但是,你先冷静下来,有一件事我必须要告诉你。”
     “张启山,他,死了,九门之首,张大佛爷已经死了。”
      “不可能,启山怎么会死呢?”
      “不可能,毕忠良,你放我出去,你一定是骗我的。”
      “陈深,你先冷静点,这是真的,我也不愿意相信,哦对了,这个是他走之前,给我的,告诉我若他有不幸,务必将此物转交于你。”
      陈深从毕忠良手中接过那个文件袋,手指有些颤抖。
       里面是一封信,还有二响环。
      阿深:
             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牺牲了,对不起,我还是食言了,没能活着回来,我也曾想许你一段岁月静好,现世安稳,可它,终究,还是成为我今生最大的遗憾。
       这个乱世有你陪我,已是上天给我最大的赏赐,阿深,你还记得我走的那个晚上吗?我对你讲了许多,不知你听到了没?阿深,此生,你我缘已尽,来世,等来世,我褪下盔甲,不做将军,就陪在你身边,隐居山林。
      阿深,答应我,不论怎样,你都要好好活着。
                                                张启山
       上海沦陷,陈深去了延安,遇到了李小男,李小男是一个高挑漂亮的姑娘,对陈深也是好的没话说,也有人劝陈深。
       “和小男在一起吧,那姑娘挺不错的,对你也是真的好的没话说了呀。”
       “和我在一起,怕是过不上好日子,她应该有一个温暖的家,而我,也有自己爱的人,他去了远方,我会一直等他的,我相信,会回来的。”
     “张启山?”
     “嗯……”  
     “他……不是……已经……唉!”
     “哦,对了,我还有事,先走了,有空再聚。”
     “启山……新中国快成立了。”
    1949年新中国成立,陈深亦是到了不惑之年,可仍孓然一身,当五星红旗飘扬在天安门广场前,陈深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虽已41岁可仍不输当年的风姿。
      “启山,你看到了吗?这便是新中国了,一个崭新的时代,我也就快要找你了,轮回之路,等我。”
      十年后,桃花林外,石碑前,一男子温柔地抚摸碑铭,一个人呓语着,没有人知道,他说了什么?只知道,这里面躺着的是,当年那个风姿飒爽的九门之首,张启山,张大佛爷。
     你说的,承诺我的,下一世,一定要实现它,岁月静好,现世安稳。

文/顾若因

评论(6)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