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若因

别太在意

霆峰/凯诺】《床边圣诞袜》

甜甜的

听风茶舍:

    苏凯文系完扣子,收拾好课本出门,留许诺一人在床上翻身睡回笼觉。


     沿路的商家早早地装扮起圣诞树,顺带着列出不少优惠政策,只为在这洋节狠宰客人一笔。经过一间礼品屋时,苏凯文不由得停住脚步,拧拧眉头望着橱窗里咧嘴笑得正欢的圣诞大玩偶,那副天真但带点傻气的模样着实像极了许诺,他垂头抿唇轻笑,启步继续前进。


     一路的盛况至校门口便戛然而止,熟识的教师迎上来同苏凯文并行,稍显不满道:“苏老师听说了吗?最近出了文件,学校里不允许过洋节,我班上那群孩子闹得鸡飞狗跳。”说着,她按了按发疼的太阳穴,“苏老师是留洋回来的,要是不过节是不是会觉着不习惯?”


     苏凯文笑着摇头,“我倒是不怎么爱过呢。”女老师微窘,又道:“听说教导主任最近在物色人选,我瞧你挺符合他的标准,要是中标了,可不要忘记我们啊。”


“不会。”


     许诺是下午两点的课。他迷迷瞪瞪地自床上骨碌坐起,先是摸摸身旁凉透的床铺,再是瞅瞅挂在床边的圣诞袜,袜子是小学时妈妈带回的,那时不过是想哄哄总是哭鼻子的小许诺,何曾想,这一挂便挂了近十个年头。他撇撇嘴想道,也不知道今年圣诞老公公会不会来实现他的愿望,叼着牙刷掰指头好一番盘算。


     去年的心愿是和苏凯文有实质性进展,接着他们便同居了。


     前年的心愿是苏凯文能够答应自己的告白,结果被喜不自胜的苏凯文按在树干上亲得满面通红。


     大前年的心愿是能够考上理想院校,找到自己的真爱,而后学校差强人意,却在飘满金黄落叶的树丛撞进苏凯文温和的眼。


     许诺吐出口中牙膏沫,掩在毛巾下的双颊红扑扑的,今生遇他,何其有幸。简单用过午饭,整理龙飞凤舞赶好的作业,夹着书包挤满客的公交车返校,下车时轻骂一声娘,又急慌慌地往教室奔去。言蹊早早地帮他占好位置,顺便替他收拾好仰慕者送来的礼物和情书,许诺落座后道声谢,翻开课本支着脑袋听教授唾沫横飞。言蹊戳戳他的胳膊轻声问:“你圣诞有什么打算么?”


     “我不知道。”这是实话。依照许诺原本的计划,他该同苏凯文一起到超市买材料做个圣诞大餐,再来场酣畅淋漓的交合,然今年的圣诞节却是个工作日,谁知道那多事的教导主任会不会又借故安排苏凯文留校值班。


    言蹊闻言眸光忽闪,“那要参加我们部门的聚餐么?你晓得的,我们部门有好多你的粉丝,日日都期盼你的临幸。”许诺呵呵笑,“没什么兴趣。”言蹊又道:“你打算让圣诞老人送你什么礼物?我可想好了,让他送我一套口红。”


      “你难道不知道圣诞老人很穷么?”许诺啧啧舌,“你们这些小女孩就是任性。”言蹊皱皱鼻子,有些没好气地问,“那你呢?你不任性?”


      “我......”他忽地不知说些什么,猛然发觉今年的心愿竟是一点头绪都无。


      课间时分,言蹊同几个女孩在一旁谈论最新的手账贴纸和口红色号,许诺则趴在桌上盯着前方空荡荡的讲台。似乎当年自己就是被站在讲台上用流利而优美的英语侃侃而谈的苏凯文吸引全部注意力,继而再也抽不出身。


     倘若今年的心愿是和苏凯文一起过圣诞节,圣诞老人会帮自己实现么?


    他自嘲地笑笑,假若自己没记错,苏凯文当天需要值班,待他到家时自己早就睡下,最多不过是在第二日早起时同他交换个早安吻,彼此说些激励的话,仅此而已。他认知的浪漫的苏凯文不过只是自己的认知罢了。饶是如此,许诺还是往袜子里塞了张纸条,双手合十许下心愿。


      果不其然,圣诞当日苏凯文被地中海教导主任安排值班,美其名曰为下次的教学计划做准备,许诺心里通透,他不过就是想借着这机会让自己的女儿钓上这位金龟婿罢了。耐不住言蹊的软硬兼施,许诺最终还是参加了她部门的聚餐,皮笑肉不笑地为那群双目泛光的女孩子签名,偶尔还回答几个自己能力范围内的问题。餐桌上气氛良好,时不时还做点游戏,稍微大胆的女孩趁机同许诺来点身体接触,胆子更大的则红着一张俏脸大声问许诺会不会喜欢自己,许诺婉言拒绝,之后同言蹊交换位置,窝进墙角喝果汁。


    她们不该用她们的标准去衡量自己,因为自己和她们想的完全不一样。


  杯盘狼藉,曲终人散。


    许诺与言蹊在街口道别,停在小区门口张望,他居住的出租屋仍是一片漆黑,心不禁沉下几分,很快扯扯嘴角,牵出一个极为难看的笑脸,还是早点洗洗睡吧。洗完澡钻进被窝,伸手取挂在床边的袜子,只听滋啦一声,袜子被不知何时探出头的钉子划出一个小口子,他懊恼不已,攥着袜子久久沉默。


    没有袜子,圣诞老人就不会来实现自己的愿望了。


     苏凯文踏进玄关时,墙上的时针恰巧指向十二,他反锁好门,轻声走进卧室,床上只露着一撮密密的黑发,他坐到床边拉下点被子,显出半张精致睡脸来,就着极暗的床头灯查看圣诞袜,复抿抿唇,屈身吻了吻许诺的侧额,呢喃道:
从今以后,我就是你的圣诞袜。
————END————
番外:
       苏凯文为纸条上写的是‘请圣诞老人通知苏凯文为我买条新的圣诞袜’一事,与许诺闹了近一周的别扭,最终许诺以一身圣诞驯鹿装成功打破冷战,但随之而来的是整整三天的腰酸背疼。


文/沉雪樱 @沉雪樱
出品/听风茶舍
PS:圣诞节送你们一颗甜甜的糖,愿你们都可以做一个甜甜梦。

评论

热度(69)

  1. 顾若因听风茶舍 转载了此文字
    甜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