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若因

别太在意

【霆峰/瀚诺】《他的猫》

等更

听风茶舍:

        一

  他有一只被他宠上天的猫,而他的猫,也很理所当然地享受被他宠上天的感觉!
 

这天,何瀚一如往常来接许诺,一上车,许诺便睁着圆圆的大眼睛,笑眯眯地看着自己!终于……
    

“哧!”一个急刹,车子稳稳地停在路边,“许诺,你这是在犯罪!”何瀚目光暗沉了几分,一只手抚摸上他的唇,描摹着他的唇形。“有话好好说!”
   

  
       许诺还是笑着不说话,而且得寸进尺地舔了舔抚摸他的那只手,何瀚目光一暗,将他一把捞了过来,狠狠地吻了上去,霸道撬开他的双齿,与那丁香小舌纠缠不休,霸道而多情。
  

         直到两人都喘不过气了,何瀚才放开他,一双手不规矩地游离着。“说吧,你今天怎么了?很不对劲啊!嗯?”随着这个尾音,许诺感到胸前传过一阵电流,他不自觉地发出一句呻吟。何瀚周身散发着欲望,他拉过许诺的手,按在那早已勃起的欲望上,咬着他肉肉的耳垂说:“猫,你再不说,我就要在这吃了你了。”
 

         许诺抽出手,推开他,“我说我说,那个……”许诺舔舔唇,继续道“本来是跟你说好去你公司实习的,但是学校给我安排了另外一个地方实习,让我必须去,我……我不好拒绝,所以……嘿嘿……”许诺边笑边悄悄往后退,他已经感受到他散发的低气压了。
  

       他发现他的动机,一把扯了过来,按着他的脑袋,逼向自己,摩擦着他的唇说:“什么叫不好拒绝?你宁愿拒绝我,也不拒绝教授,难道教授比我重要?”“不是的,我这不是考虑到在你公司估计也不能好好干,还不如去家陌生的公司呢。”许诺急急解释道。“哦?什么叫在我公司不能好好干?你害怕我会对你做什么吗?还是希望我对你做些什么?嗯?”何瀚邪邪一笑,戏谑地看着他,仿佛在等他的回答。
    

       许诺一张嫩脸憋的通红,支支吾吾半天,硬是说不出一句话。凭啥我要被他牵着鼻子走!哼!破罐子破摔!许诺这么想着,也真的这么做了。他一把推开何瀚,“你敢说你让老子去你公司,不是为了满足你的欲望?你敢说,老子去了你公司,你不会对老子做些什么?!”这么一说完,许诺就知道错了,因为他对面那位正用危险的目光看着自己,许诺瞬间就蔫了,一双圆眼骨碌骨碌乱转,就是不看他。
    

       “老子?猫,你又不乖了,要受惩罚哦!”说着,捏了捏他的脸,便发动车子,车子一瞬间启动,向家的方向奔驰而去。

    见状,许诺大丈夫能屈能伸,该低头时就低头  “那个啥,何瀚,何大总裁,我错了!我知道错了,您大人不记小人过,放过我吧!”还特无耻地卖个萌,可惜,某位大总裁看都不看一眼,只顾赶路。

      许诺看这情形便知,今天是逃不过了的,他认命地闭上眼睛,靠在座位小恬。

     等他再醒来时,发现自己已经躺在大床上了,他一骨碌爬起来,嗅了嗅飘散在空气中的香气,肚子适时适景地打起了“退堂鼓”。

     于是乎,把某人的规定忘得九霄云外。他“噔噔噔”地下楼,跑到厨房,从身后抱住正在专心做菜的男人,“你在做什么呀?好香啊!”说着,悄悄伸出手,去拿一旁做好了的肉。“啪”白嫩嫩的手瞬间红了一片,“你干嘛?”许诺吼道。男人也不气,淡淡说了句,“洗手。”便端着菜出去了。许诺朝着男人的背影做了个鬼脸,气呼呼地去洗手,在他看不见的地方,男人微微勾起唇角。

     等他洗了手出来,男人已经坐在主座上了,正敲着桌子看他,许诺傲娇地一撇头,轻轻“哼”了声,准备大块硕耳,“等等。”

   “啧!你干嘛?还要不要我吃饭了!?”许诺有情绪了,恶狠狠地盯着这个不让他吃饭的罪魁祸首。

    而这罪魁祸首没有一点良心不安,凉凉说一句“你的鞋呢?”“哈?”许诺疑惑地低头一看,不看不要紧,一看一溜烟就跑了。再回来时穿着鞋,笑眯眯看着男人,讨好地问:“我能吃饭了吗?”男人微微点头,算是应允了。

    吃着吃着,许诺感觉不对劲啊,怎么就他一个人?于是,很良心地问:“你怎么不吃啊?这个排骨好吃。”许诺夹了一筷子放进何瀚碗里,何瀚瞄了一眼,拿起筷子吃掉了,许诺笑眯眯地看着他,“好吃吗?”“嗯!”“那你干嘛不吃?”“等你吃饱了我就能吃了。”何瀚一本正经地说浑话。许诺一愣,没多时,便反应过来,气鼓鼓地瞪着他,“还让不让人好好吃饭了!!”“我没让你不吃饭啊?”何瀚甚是委屈。“你……”许诺也是无话可讲了,这家伙怎么这么无赖呢!

     何瀚看他那气结的样子,不时好笑。他的猫真是好玩极了。

     吃饱喝足,自然是该干正事了。许诺深知逃不掉,他也根本没法逃。又是一夜旖旎。

    

文/是被套沃@是被罩呀
出品/听风茶舍
PS:平安夜快乐!愿平安喜乐。
    


评论

热度(22)

  1. 顾若因听风茶舍 转载了此文字
    等更 听风茶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