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若因

别太在意

【霆峰/霆深】《不是每次久别都会重逢》

   他也忘了他和程霆是怎么认识的。
   他只记得这个乱世,除了师傅,程霆是唯一对他好的人。
   1931年9月18日,九一八事变。
  日本进攻中国,东北军驻地北大营,炮轰沈阳城,陈深看到新闻手钝了一下,起身站在门前客车多里,看着那些提着公文包的人匆匆前行。
  
“这战争何时才能结束啊?”
  他的独自呓语着,转身取了钱,准备关门去喝瓶格瓦斯。
   “你这是要关门了吗?”
   闻声,陈深怔了一下,扭头看到程霆,那张绝美的脸,薄唇轻启,手中的锁也放了下来。
    “程少爷,可是要理发。”
     程霆,听到“程少爷”这个称呼,眉头皱了皱,似乎对这个称呼不怎么喜欢,看到程霆紧锁的眉头和那张冷峻的脸,陈深努力思索着,自己刚刚做错了什么?就在他思索这会儿,程霆已经进了自己的小铺子,找了一张椅子,坐了下来,见陈深仍在门口站着不动,不知在想些什么,程霆不由得觉得好笑,却不想笑出了声,听到笑声才发现程霆已经在等他了,他也不急,去洗了手,看着陈深的背影,修长的腿,不觉得,嘴角微微上扬。
   陈深熟练的做完一切,看着程霆点点头,算是对自己手艺的肯定。
   “可满意?”
   “手艺不错,我还会再来的,以后你就是我的人。”
     冬天来的很快,陈深一个人走在冷冷清清的街头,心想着,快过年了,程霆,应该也会来理发吧!
    陈深坐在椅子上,玩弄着手中的剪刀,程霆进来,他都没有发觉,闻到烟味,他抬头对上程霆的那双子夜般的眸子,心不由一惊,他什么时候进来?想着也就问出了心中的疑问。
  “你什么时候进来的?”
   “刚刚进来的,看你玩的认真,便没有打扰你。”
      没想到程霆如此好脾气,和他那势力庞大的父亲有些不同,怪不得全上海的名媛都想着嫁给他,温尔而雅,长相无可挑剔,家世殷实,我要是个女人我都想嫁给他,陈深这样想。
    想到程霆来的有一会儿了,陈深便快速的洗了手,给程霆理发,理完发陈深问闭目养神的程霆。
   “这样可好?”
    程霆缓缓睁开那双子夜般的眸子,看着镜中的自己满意的点点头。
  “阿深,你的手艺一向都如此精湛。”
  
   “阿深”陈深没想到程霆会这般叫他,心不由一紧。
    “程少爷,满意就好。”
     “阿深,其实你不必如此拘束,以后别叫我程少爷了,叫我阿霆就好了。”
   “程少爷,这……恐怕不妥吧!”
   “有何不妥?我又不会吃了你,我都说了你是我的人。”
   
    “阿霆……”  陈深小声的叫了一声   。
    1932年,日本带东北建立了伪满洲国傀儡政权。
    “卖报,卖报……卖报喽。”
     “皮皮……给我一份报纸。”
     “陈先生……给。”
     “东北三省沦陷,日本继续进攻中国,进行局部侵华战争,极大可能波及到上海,上海,上海程氏捐献300万大洋做军火费。”
       陈深,第一次觉得战争离自己如此近。
      1937年7月底,北平,天津相继沦陷。
       有一日程霆突然来了,陈深知道程霆是来理发的,快速洗好了手,熟练的运用着手中的剪刀。
     “剪好了,阿霆……你看看如何?”
     “阿深,手艺一向甚好。”
     “阿深,今晚,你陪我吧,可能就很难见到了,我,要去当飞行员了。”
       “飞行员……”
       “当飞行员,阿深,陪我去喝格瓦斯吧!不知道以后还有没有机会和你在一起喝格瓦斯了。”
    “男人嘛,报效祖国,为国家而战,为祖国挥洒汗水,抛颅洒血,但是,阿霆,你要记得,一定要谨遵这一点,唯祖国与信仰不可辜负。”
    听完陈深这一段振奋人心话语,程霆却高兴不起来,他舍不得陈深。
   是夜。
   陈深和程霆出了舞厅,两个人走在冷冷清清的街道,一路上,程霆想开口似乎想要说什么,却一直没有开口,可陈深看得出来,陈深知道,程霆喜欢他,而他也同样爱着程霆。
   不知不觉两人来到陈深的住处,程霆没有要走的意思,似乎,鼓足了勇气,要告诉陈深什么?
   “阿霆,你是不是有话要说?”
   “嗯……”
   “先进屋吧!外面风大。”
   “好……”   
   陈深推开门,给程霆倒了一杯水,陈深就静静的看着程霆,也不说话。
    程霆缓缓睁开双眸,微黄的灯光,照在程这张绝美的脸上,竟让陈深有些迷恋,程霆的双眸有些迷离,那双脉络分明而又修长的手,紧紧的握这陈深的手腕。
   “阿深……我爱你……和我一起走,好不好?真的很危险,跟我走,我带你离开上海。”
    程霆的嗓子声音有些沙哑,听上去有些低沉,陈深看着程霆的眼睛,闪过一丝不舍,时间仿佛静止了,过了好久,陈深,才开口。
   “阿霆,上海是我最后的家,我也爱你,我会在这儿等你回来的。”
   程霆知道,他带不走陈深,陈深,无父无母,一个人生活在上海,而他,程家最小的少爷,是全上海唯一对陈深好的人,陈深知道,程霆想什么?当年自己是一个孤儿,偶然,被师傅收养,师傅在陈深16岁那年,就被当作共产党抓去了,从此,杳无音讯,陈深靠自己,省吃俭用,在上海,开了自己的剃头铺,后来,他遇到程霆,他知道程霆对他的感情,他一直选择逃避,他在害怕,害怕程霆也会忽然离他而去。
   上海难得有这样的夜,很静。
   陈深看着程霆没有说话,想,这是可能是和他在一起的最后一个夜晚。
  
   “阿深……我爱你,我是真的很爱你。”

   梦中的程霆一直在呓语的陈深的名字。

   陈深站在门口,清冷的月色撒落了一地,陈深就站在那一根接一根的抽着烟。一整包夜都抽完的时候,他转身回到屋里,微黄的灯光照在程霆冷峻的脸庞,眉目如画。

    晨光微露,陈深,睁开了双眼,却发现,陈程霆早已不在,只有一封信,信封,上写着四个字,“阿深亲启”。陈深,有些心痛,他还是走了,七年,他们认识七年,可表露心声,才一个晚上,他第一次觉得,程霆离自己如此遥远。
    阿深:
            阿深,我知道上海是你家,我这次去当飞行员,只希望自己能有一番伟业,能够报效祖国。
         等我,我答应过你,我要陪着你,陪着你看新中国成立,我一辈子都要你给我理发,如果你等不到我,你就自己去吧,我会去找你的,阿深,等我。
                                                 程霆
    这一别之后,谁都不曾想,这件是最后一个夜晚,连告别都如此匆忙,程霆离开的那年10月,陈深,在好心人的帮助下离开上海,去了延安。
   1937年11月,12日,上海沦陷。
   1954年9月12日,日本在上海举行了受降仪式,上海正是光复,10月底,陈深回到上海,几经辗转,剃头铺子,重新开张。
   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这是程霆离开的第12年,每次陈深梦到程霆都是血,那天空,都是红色的。
   1949年10月1日,陈深去了北京,开国大典在哪举行。程霆说过,如果等不到他就去北京,他会找到自己的。陈深相信程霆。
   国歌奏起,五星红旗飘扬在天安门广场上空,陈深哭了,他一个人往回走,手中还拿着程霆留给他的那封信,喃喃自语。
   “新中国成立了,我还是没见到。”
   “程霆,你我个骗子,再也不相信你。”
    “阿霆……”
    “我真的好想你,你为什么都不回来呢?”
    “阿霆……”
    此后的永远永远,都不会再相见,这是世上,最残酷的分别。
    陈深也终明白,原来,不是每个久别,都会有重逢。

   文/顾若因
出品/听风茶舍 @听风茶舍
PS,之前写的是有车的,然后没有电脑,直接发就被老福特给屏蔽,有肉的链接给你们放评论里了。

   
     

评论(1)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