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若因

要乖 要长大 要不负众望

【霆峰/越苏】《不为成仙只为与你相见》

    山河远阔  人间烟火
    无一是你  无一不是你

    “陵越,你心中这执念,便是你逾位百年而未成仙的劫。”

     “师尊,你不必说了,这执念我放不下,更……不想放下。”

    陵越本是修仙的慧根,骨骼清奇,天赋异禀。或许,他本该就有如此劫数。若百里屠苏未曾离去,他们二人怕是已经一起得道成仙了。

     “只可惜阿!”

     “天有不测之风云呐”
    
     “罢了,罢了,你命中注定有此一劫,只能看你自己的造化了。”

    当年,蓬莱一战,屠苏的三魂七魄便散落在这天地之间。

      陵越,也一夜间青丝化了雪。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陵越从未停止寻找他的师弟,一直一直守着那承诺,等他归家。

      花开一千年,花落一千年。

   屠苏,希望,你还记得,我们的那个约定。

     借着月光,能够看到岁月在陵越身上留下的痕迹,一头青丝化了雪,如此之见,更是应了那句,此后相思谢白头。

         “屠苏”

        “你,何时归家”
 
         “师兄,想你”

    梦中,他回到年少,梦见了那个眉间刺新血的人儿,一袭红衣,回眸转瞬间,皆是他爱的模样。

      这些年,陵越,去过许多地方,也寻了许多法子,却始终未见到他那个有着振袖拂苍云,仗剑出白雪之风姿的屠苏师弟。

     多想再见你一眼,哪怕匆匆一眼就别离。

    天墉又一夜雪三尺,忽又忆起当时轻许的那一个约定。

    昆仑之巅,有一人一直在等他归家,那是他们的约定。

     有仙人修炼聚灵之术,却不想,因天降异像,将屠苏的灵魄重聚。
 
    “师兄,屠苏记得,我们还有约。”

  “ 三年之约,屠苏断不会让你一人独守。”

   天墉又一夜初雪,红衣少年踏雪归。

   陵越,掌灯执笔写下那点点想思,饮着一壶酒。自屠苏离去后,他便日日饮酒,白天他是天墉掌门,一身正气,眉目间皆是天下苍生。入夜,他是那个为爱而痴的人儿,眼底满是深情,心里也只有那一人。
  
   屠苏,站在门外看到清楚,那一头如雪的发更是让屠苏愧疚,他的师兄,星眉剑眉,生的一副好模样,如今却如此憔悴,看着陵越,屠苏忍不住唤了一声师兄。

  陵越,闻声,抬头却未见到那日夜的人儿。

   “罢了,罢了,许是个梦吧!梦也好,现实也罢,能再见你一眼,我便也无憾了。”

    “师兄,不是梦,屠苏回来了。”

    “屠苏?你,回来了。”

    “屠苏,你当真回来了?”

    “嗯,是我,屠苏回来了,我记得,记得我们的约定。”

   此后,昆仑之巅的天墉城那空悬了多年的执剑长老的位子便归位于那人。

  他们一起踏万里山河,行侠仗义。

  长剑荡云雪,持剑问酒意。

  我这一生不为成仙,只为再于你相见。

文/顾若因
赠/行行小天使 @举个栗子
PS:感谢小姐姐送我越苏铃铛,不胜感激,赠文一篇表示感谢,还望喜欢。

  

  
   

   
    
     

评论

热度(29)

  1. 听风茶舍顾若因 转载了此文字
    此生愿与长相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