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若因

要乖 要长大 要不负众望

【霆峰/越苏】《我欠你三年,用一生来还》
     说好护他此生不离。
     他孤注一掷,赌的是他。
     他这一生都不愿失去的人,也是他。
     夜深月凉,陵越一人站在后山的湖边,忆起幼时的点滴,竟不觉湿了眼眶,他只为他一人流过泪,那便是他的师弟,百里屠苏。
      三年前,屠苏说他想下山,他便答应他的师弟。
      “若有朝一日你出去焚寂煞气,我便带你踏遍万里山河,行侠仗义。”
       他以为会有那么一天,却不想蓬莱一别,竟是三年,这三年他寻遍整个东海,也不曾有一丝踪迹,这三年,他亦是老去了许多,更是沉稳了许多。三年前那个眉宇间还带着些许稚气的陵越变了,连同他那如青丝的墨发都不如往昔。
   “手中执剑方能护我所爱之人。”
   “护……所爱之人。”
   “屠苏”
    他等了他三年,他执掌天墉,执剑长老之位为他而留,就连同他收的弟子都与他那师弟有三分相似。
   他为他守下承诺,可却独独怕等不到归人。
   “屠苏,你连师兄都要骗了吗?”,
    “三年了,在这等你三年了。”
    “你曾说,有师兄的地方便是你的家,可为何三年了,你都不曾回家呢?”
       “师兄亦是不怕的,师兄怕是等不到你阿!”
      “师尊,师尊。”
     “你看你如此模样 何事需如此着急。”
    “师尊,门外有一红衣男子求见说是你的故人,模样像极了您口中所说的屠苏师叔”
      “颇有振袖拂苍云,仗剑出白雪之风姿呢!”
      “哎……师尊……师尊等等我呀!”
       这三年来,陵越虽心系屠苏,但修为也大为增长,虽比不上紫胤真人,但在各派掌门中也已是数一数二的。
    不稍片刻,陵越已来至大殿。
    “屠苏”
     面前的人转过身,陵越对上那双如星空的眸子,那眉间的朱砂,桃红色的薄唇,微微上扬的嘴角,这分明就是他的师弟,他日夜思念的人。
    “师兄,我回来了。”
    “屠苏……你当真回来了?”
     “师兄,我当真回来了,这次我不会再走了,有师兄的地方便是屠苏的家,这次屠苏断不会再留师兄一人。”
       华灯初上,静寂了三年的天墉城,终于有了过节的样子。
        “屠苏,记得这里吗?”
        “记得,当年师尊闭关,你带我来过这,我们一起放过花灯。”
          陵越背过身,望着这个回忆的地方,三年来月月拾五他都会来此放灯,花灯上写的都是“愿你早日归家”。他一直在掌灯,只为照亮他回家的路。如今他的屠苏回来了,他也可以带他来放灯了,他们彼此都守下了三年如期的承诺。
         “师兄此番归来,我亦是有许多话想对师兄说。”
         “屠苏,师兄也有事要同你讲。”
          眉间刺新血,归来仍是少年。
         “屠苏这三年,我亦是明白这广饶天地间谈什么修行,连自己心爱之人都保护不了,修为再高又有何用,我可以放下天墉城,但是我放不下你,这次不论如何我都不会再让你离开。”
          “师兄……谢谢你愿意等我,这三年我也亦是明白了自己的内心,顺其心而活便是最好,喜欢便是喜欢,这次回来就算师兄舍得我离去,屠苏也不愿走了。”
         “师兄,当年你答应我的,如今可还作数。”
           “如何不作数?师兄答应你的定会做到,带你踏遍万里,行侠仗义。”
          百转千回,兜兜转转,寻寻觅觅,江枫渔火,月落乌啼,水上桃花,蓦然回首,才发现那人便在灯火阑珊处。
        原来最爱的不过还是眼前的人。
        “屠苏……”
        “师兄,我喜欢你。”
        “师兄,屠苏这三年才知道,你,陵越,大师兄才是我余生的欢喜。”
         眸中星
         眼中月
        可都不及你
        “屠苏,师兄活在这世上,没有遇到过事,但是这次师兄要承认,师兄栽了,还栽在了自己师弟的手里。”
          远处是万家灯火,千万星辰,可此刻他们的眼眸中,只有彼此。
         夜幕降临。
         他们同床共眠,百里屠苏倚在陵越身旁,凑在他的耳边,三年的思念只化为一句话。
        “师兄,屠苏欠你三年,这次,屠苏用一生来还。”

文/顾若因
出品/听风茶舍 @听风茶舍

评论

热度(39)

  1. 听风茶舍顾若因 转载了此文字
    元宵节快乐!